顾亚亮临床心理学/心身医学集团

胃,你还好吗?

2016-01-30 09:05浏览数:431 

C先生是一位兢兢业业一辈子的高级工程师,作为一个有着近20年胃溃肠病史的老病人来说,走进心理咨询室完全是一种无奈的选择。

 20多年前,由于压力大,不能按时吃饭,C先生的胃病从慢性浅表性胃炎发展成为胃溃肠,尽管中西医百般施治,平时严格按照医生的饮食要求从来不吃酸、辣食物,不喝咖啡、几乎不吃动物性脂肪,远离煎、炒、炸,细嚼慢咽,只吃易消化食物,一家人跟着过蒸、煮、烩的生活,但溃疡时不时地还是找上门来。

 尤其是最近,他碍于面子勉为其难出任了一家大型公司的总经理。在年终工作总结阶段,他连续工作一星期,尽管每天的饮食都非常精心、按时吃饭,但还是在重压下导致了急性胃出血。

 

在消化科医生和一位学医朋友的敦促下,C先生预约了咨询。因为有朋友提前打预防针,给予了充分新的心理教育,C先生对评估非常配合。评估显示:C先生是一位自制力非常强的

人,但性格敏感,遇到刺激容易在内心产生愤怒和抑郁,导致“怒而不发”。C先生性格内向,心里有事也从来不会向妻子、朋友倾诉自己内心的想法和感受,只是默默的承担、消化。而且C先生非常争强好胜,对工作的成绩要求非常高,让自己持续处于精神紧张的状态,即使休息时间也在考虑工作,不能允许自己有片刻的休息,让自己像弓一样紧紧地绷着。

 在治疗中,C先生非常配合,从一开始就对自己和自己的原生家庭描述的非常详尽。C先生的父母都受过较好的教育,工作出色,性格内敛,所以,C先生在家庭中习惯了不表露内心情感,不把情绪带到脸上,沟通、比较含蓄,有非常在乎别人的看法。

,几乎从来不向他人提要求。

 “听我母亲说,在我刚出生的那段时间,她非常忙碌,常常照顾不上我,经常是我被饿哭了很长时间,母亲才来喂奶。上学之后,我总是自己安静地学习,,不像那些调皮的孩子,对人非常有礼貌也非常有距离。因为害怕父母失望,不论做什么我总是尽量做到最好了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听话、懂事、学习好,简直是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大概从十六七岁开始,我的胃就不太好,尽管没有大碍,但我看上去比较瘦。为了不让父母担心,胃痛时我从来几乎不给父母说,只有实在忍受不了才说一声,他们也没有十分在意。”

“上大学以后,我更是处处表现突出,不论是学业成绩还是社会活动能力都名列前茅。同时我的胃炎升级为胃溃疡,从此开始了痛苦的求医之路。西药中的抑酸剂、制酸剂、抗幽门螺杆菌药物、黏膜保护剂;中药成药、汤药和药膳;针灸按摩……各种各样的手段都尝试了。但是学习、工作和生活压力一大,胃溃疡就接踵而至。暖气、反酸、灼热甚至是呕血便血。”

 “后来,我经历了考研、结婚、升职、父亲去世等一系列事件,病痛始终如影随形。我不得不慎重地选择自己的食物,因为疼痛和减少饮食,我营养不良,非常消瘦。好在母亲母亲退休后给予我无微不至的照顾。后来妻子在饮食上也特别注意,尽可能让我每天按时吃到热乎好消化的饭菜。妻子还特别为我缝制了护胃的宽腰带,保护胃部不着凉。虽然溃疡面从来没有彻底消失,但还能维持基本正常的生活。”

 但是,这次他再一次被病魔击垮了,他不得不承认,以前的方法还不足以应对自己的魔病。而且作为一个理性的、有足够辨别力的老病号,C先生明白作为一种典型的心身疾病,仅仅生理治疗不足以应对包括心理和精神因素在内的所有胃溃疡的致病因素。

在心理治疗师的保护下踏上探索之旅

为治疗师,我注意到这样几个要点:C先生在整个成长过程中常常处于情绪紧张状态,因为得不到母亲较好的照顾,对他人的帮助没有信心,尽管非常渴望得到他人的帮助,但是因为担心受挫而表现的非常自信和独立;他内向,压抑又雄心勃勃,工作学习的努力让他总处于紧张焦虑的状态中。所以要彻底解决病痛,就要改变C先生对自我的认知,减少未发生事情的担心,改善行为模式,适度放松,以改善情绪,消除大部分心理刺激因素。


  A作为一个非常配合、有良好的理解能力和处于亚急性发作的病人,认知行为治疗对此时的C先生是最好地选择。我首先让C先生使用错误认知表和行为功能分析表来记录每天令他焦虑、紧张的事件以及应对的想法、情绪、行为,帮助他识别发病的“扳机”。

    C先生从自己的认知和行为日记中发现自己每天有如此之多的担心,尽管常常被自己忽视,但那些担心时时侵蚀着自己。比如:看报表时发现某一个项目的成本略高,他就会想:“我应该敦促XX把成本降低到平均线之下”,他给自己的焦虑评分为5分。接下来他会将XX召唤到办公室,压抑自己的情绪,温和的询问和教导对方。如果对方不认可C先生的想法,C先生会想:“我真是眼光有问题怎么会选择XX担任项目的负责人。”此时情绪升级—焦虑6分、愤怒6分,胃部开始感到有点堵。


 B发现了这些问题,自然而然的就引入了认知重构。我大概用了8次咨询和他一起纠正他一直以来以为“我不够好”等错误的认知模式。其中的过程也是反反复复,仅仅针对“我眼光有问题”这个问题就断断续续在三四次治疗中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探索。我使用这样的问句开始我们的探索之旅:



 尽管这些问题都是很平常、易于处理的,这种情绪和身体感受并不是大问题,但是他不能也不会发泄自己的情绪。如果再有工作或生活上的问题,情绪就会持续升级。持续一两周之后,胃病就会不同程度的发作。

“你认为自己眼光不好,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C先生的回答有些迟疑:“项目成本会一直居高不下。”

 “项目成本居高不下对你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C先生沉默良久才答道:“我担心这个项目会拖累公司业绩。”

 “拖累公司业绩对你来说又有什么影响?”

 这次C先生的回答比较快,“我不知道,可能是怕朋友失望吧。”

    在随后的治疗中,我们继续探索“朋友失望的证据”。C先生说自己只能在为数不多的小事情上找到证据,而且这些小事情从来没有影响过与C先生的关系。这使C先生感到稍稍有些安慰。我们进而更加深入地探索担心“朋友失望”的内在心理过程和心理意义。C先生发现,原来这些都是与事实相悖、消极的、主观的假设,来自自己内心的主观完美主义倾向,是完全可以重新构建的。

      “即使朋友有些失望,整个公司的业绩在同行业中仍是中上水平,作为一个从专业人士刚刚转为管理者的人来说,我还可以从多个角度学习成长。”在对这个问题进行小结的时候,C先生有点不肯定地开始改变自己的思维模式。这是一个非常小的进步,但是我们都知道,在治疗中数十个这样的小小进步汇聚在一起,可以让C先生有很大的改变。


   C先生原来的生活中只有工作,而且事必躬亲,连休息和饮食都有可能随时被工作中的事情打断,所以,我们一起将他的工作分类,适度将权力下放,减少他的工作量,使用效率手册制定每周包括治疗、自我训练、和家人在一起的生活和工作计划,尽量将生活变成可控而非充满意外,同时通过减压音乐减少他对压力的感受。



D自由饮食,远离病痛


降低C先生对日常负性生活事件所产生的焦虑、抑郁、愤怒的的情绪反应,也就降低了生理上一直以来遭受的强烈的和持久的应激反应,下丘脑=垂体-肾上腺轴功能基本恢复正常,胃酸、胃蛋白酶分泌减,粘液分泌增加,在相关药物的共同作用下,C先生胃功能基本恢复正常。

不过这只是症状的消失,C先生要彻底学会在以后遇到负性生活事件的时候自觉地合理认知,管理情绪反应和反应性行为,自然而然得调整神经系统的紧张性,让溃疡不在来还有

一段路要走,这需要时间、精力、信心和勇气


两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C先生的内在人格越来越完整和成熟,他能够相信自己,为自己建立了适度的短期和长期目标,其中不乏创造性的内容,面对生活的压力,他完全可以使用新的思维模式来了解其意义,将他们分解开有计划地解决。C先生的胃病再也没有复发过,现在他终于能够自由地饮食,疼痛好像是非常遥远的事情了。

       

       


抑郁症
焦虑症
强迫症
女性、男性心理
儿童、青少年
老年人等
睡眠障碍
进食障碍
躯体化障碍
胃肠道心身疾病
游走性疼痛
糖尿病
高血压
心血管疾病
冠心病
脑卒中
特定人群
职业套餐
婚前评估
职业规划
社会交往
心身健康
中石油
中石化
银行
各小、中、大型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