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亚亮临床心理学/心身医学集团

来自遥远过去的苍凉

2015-12-30 10:32浏览数:665 
文章附图

文/康欣

本篇文章发表于《心理与健康》杂志2015年6月刊


陈先生是因为演讲恐惧走进我们咨询室的。我们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从外表上看强壮、高大、健壮的男人会害怕当众说话,甚至是恐惧到演讲时一句话都无法完整说出来。在工作之初,这似乎还不是大的问题,但是当陈先生升职后,当众演讲就成为了他一道无法逾越的障碍。


我们的第一次咨询是从不断的交锋中开始的。在简单了解基本信息之后,我试着询问:“听上去,你现在在的语言是流畅的。”陈先生稍微迟疑了一下,慢慢答道:“我小时候有些口吃,但是后来通过朗读好了一些,说话不快的话还行。”


我接着询问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惧怕当众说话的?你还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


“我不想谈论过去的事”陈先生不满的说道。我平静而坚定的看着他,什么也没有说,尝试让他感受我的坚定和给予他的支持及力量。


在第二次咨询,我首先给他戴上耳机,让他跟着音乐的节奏,感受内心的情绪。也许他感到有所触动,他的手微微有些颤抖,随即便自己摘下耳机,一动不动的看着前方。


我平静地说道:“看得出来,你对这段音乐很有感触。它让你想到了什么?”陈先生低下头,将他的脸埋在双手中,一动也不动。良久,抬起头,满脸泪痕。“妈妈,我想到了妈妈。但是不是我的妈妈,是电影中的妈妈。”陈先生一字一顿,说得很艰难。


从这里开始,我们一起探索他童年不为人知的深深伤痛。


“我算是最早的留守儿童,从我还没有记事起,父母就常年在外打工,我和年迈的外祖父母住在老家。我很怕和同龄孩子一起玩,当游戏结束孩子们说各回给家各找各妈的时候,我的内心总是泛起莫名的伤感。”然后陈先生结巴起来:“我恨他们……他把我抛弃了。”我知道正是这种被抛弃感使陈先生的内心常常处于一种“不可爱”的感觉,使他在30多年的生命历程中,一直无法自我接纳


陈先生花了几乎20分钟叙述他是如何常常感到没有人爱自己,没有人需要自己,内心是如何的惶惑不安,而姥姥姥爷从来无法给予他一点安慰。“我很怕姥姥,姥姥很严厉对我要求很严,有时我做了她不喜欢的事或者弄脏了衣服,就会非常紧张,害怕她骂我,有时怕的发抖。”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而姥爷常常说自己老了,什么都做不了。我总是担心、害怕。没有一个人可以帮了我。”


我们在后来6次咨询中,一起发现,是他生命早期父母长期缺位造成了他的恐惧。“我是那么小,没有有一个人可以帮助我。”陈先生喃喃说道,“我很害怕,他们总是弄脏我的衣服,我不知道跟他们说什么,他们才能放过我。”


“姥姥总是说外孙是姥娘家的狗,吃饱了就要走。听邻居说,我很小的时候,常常是哭的半条街都听见了,姥姥才会给我喂奶,给我喂奶的时候常常还是唠唠叨叨的。”


我凝视着他,试图给此时弱小无依的他一点力量:“你内心有个小孩,甚至是可怜的小狗,总是在说没有人爱我,没有人能够帮助我,外边充满了你无法应对的危险。”


“我开始走路以后,姥姥总是把我拴在身边。哪里也不让我去,什么也不让我动。从那时起我变得很害羞。”陈先生说。


“是的,在这一时期,如果保护或惩罚不当,儿童就会产生怀疑,并感到害羞。”我适时开导他。


我们的整个探索几乎涉及了陈先生的整个童年。我们还发现由于姥姥从来不让外孙自己做出决定,还常常讥笑的独创行为和想象,陈先生逐渐失去自信心。父母和外祖父母只是一味关心他的学习成绩,虽然学业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他对自己生命意义产生了怀疑。在自卑和怀疑中,他渐渐长大,可是内心世界却停留在遥远苍凉的过去。


即使他已经是一个健壮的成年人,他的内心被创伤的阴影笼罩,内心仍然是一个没人爱的、被抛弃的、无依无靠的小男孩,仍然不相信自己有能力应对生命中的风雨。所以,我们开始一起发现接纳、整合生命中的阴影,发现生命中的能量。


我们一起发现陈先生的父母和祖父母对陈先生点点滴滴的爱,并将这种爱整合到他的内心中;发现成长中那些创伤中的积极意义,将阴影转化为生命创造的源泉;确认自己已经长大成人,是有着蓬勃的生命力的,有能量的,能够应对成长路上的大部分风雨。当陈先生确认这一点的时候,我们的治疗进入到了最后的收获阶段。


在其后的治疗中,我们一边继续探索他的内心世界,修通他内心的阻碍;一边让他加强深呼吸训练,学习让自己完全的放松,并加强语言训练。在发声朗读、感觉、放松、倾听过程中,陈先生习惯了勇敢地面对自己,充满了信心,发出了坚定的声音。


陈先生终于能够在咨询室拿起演讲稿,一个字一个字大声地朗读,不算流畅,但毕竟能够开始。尽管他感到胃部有点收紧,甚至微微有点痛,后背的肌肉也硬邦邦的,后脑还感到发木,但他接受自己的这种状态,并且相信自己可以变得更好。


在陈先生的早期生命历程中,由于父母远离,生活中为关照者和引领者缺位,使他常常感到孤独和无依无靠,于是,他处于自卑和自我否定之中。而他缺乏与父母的内在沟通,又使他在情感交流成长中出现障碍,无法与他人建立深层关系,使他无法确认与他人关系这使他常常担心自己做的不够好而被他人厌恶,进而导致紧张和口吃。随着年龄的增长,尽管他并没有解决自我认同问题,由于自我控制能力增强,口吃开始好转。但是当他遇到自认为无法掌控的事情的时候,心理症状卷土重来——演讲恐惧出现。只有在我们一起回溯他的童年,使他发现他人的爱和自己内在的力量,重新构建内心,自我接纳和自我认同,他的内心才会真正的完整、强大,外界风雨才不会那么容易的摧垮他的心灵他才会坚定、自信的迎接任何挑战。




抑郁症
焦虑症
强迫症
女性、男性心理
儿童、青少年
老年人等
睡眠障碍
进食障碍
躯体化障碍
胃肠道心身疾病
游走性疼痛
糖尿病
高血压
心血管疾病
冠心病
脑卒中
特定人群
职业套餐
婚前评估
职业规划
社会交往
心身健康
中石油
中石化
银行
各小、中、大型企业